中小企业在线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时事新闻 >> 内容

解读:王石为啥不欢迎民营企业当大股东?

时间:2016-2-1 15:40:33 点击:

1
王石 视觉中国 资料

  万科董事长王石又讲话了,最新说法是,不欢迎民营企业当大股东。

  从去年年底开始,王石通过各种渠道表达不欢迎宝能的话,说了不下十次。让人难免有点好奇的是,同样出身深圳,为什么他如此反感姚振华?

  给大家讲个故事先。

  那个是两年前上海家化上演的一出资本方和管理层夺权大战。

  家化董事长葛文耀和王石类似,虽然是个职业经理人,但老葛从1985年开始就当一把手了,在老家化基本上都是葛老爷子说了算的,可谓一言九鼎。

  还有一个人物是总经理王茁,他一毕业当实习生那会儿进的家化,一呆呆了二十几年,一路爬上了总经理的位置(听着是不是和那谁类似)。

  和万科的野蛮人入场不同,家化那会儿原本是一个自由恋爱的故事。

  2011年,老爷子想大干一场,但就是没钱,于是找了平安来收购家化集团的股权。收购集团后,平安持上市公司的股权大概是27.5%。

  当时平安的承诺是,上市公司可以保持独立运营,咱们啥都不干涉。然后我们还承诺先投10个亿,再追加啊追加,一直追加到70个亿,支持你们搞时尚产业。

  葛文耀那会儿喜滋滋的,四处表扬平安讲义气明事理,又有品位又懂放手,balabala……两家算是颇过了几个月的蜜月期。

  可是到了2012年,矛盾来了。

  那会儿葛文耀想去买海鸥手表了,他觉得既然要时尚了,那时尚的方方面面都能搞,特别是快破产的老名牌海鸥手表,咱们一收购,一包装,人家没准就咸鱼翻身了,到时候利润大大滴高啊。

  但这回平安不高兴了,说你一化妆品公司怎么就要去卖手表了,这不是主业不清么,这不是思维混乱么,而且这咸鱼这么咸,万一没烧好反而把自己给齁死了呢?

  于是老葛果断怒了。

  他那会儿也是发微博,就是没有编号。

  2012年11月,老葛在微博里写道:“平安进来前,在‘权益变动书’中向证监会保证要尊重上市公司的独立性,你收购的是集团,只是间接拥有上市公司27.5%的股份,我这董事长代表广大股东利益。”

  老葛最终尝到了藐视这27.5%股份的苦果。

  12月,平安召开董事会,修改公司章程,将董事会席位拟由原先的6名增至8名,顺利把平安信托董事长兼CEO童恺搞进了董事会。

  2013年3月,平安又把家化的会计师事务所从安永换成了普华永道,然后找了一组审计人员进驻开始对上海家化进行了长达一个多月的审计。

  我敢保证:换了随便哪家公司,审一个多月,多少都能审出点儿问题来(文末会暗示老葛可能是在哪道环节翻船的)。

  老葛算得上是清廉的,审了半天就发现他搞了个小金库,就是给员工们搞搞额外福利啦,平时吃个饭洗个澡啥的,还都不是进自己腰包的。

  但就这事儿就被平安抓住了把柄。

  2013年5月11日,上海家化集团召开临时董事会,先把老葛从集团董事长和总经理的位置上拉下来,换上了平安信托的副总张礼庆。

  我觉得老葛当时是特别笃信自己是家化一面旗啊,红得不能倒什么的,9月份,他给董事会写了个申请,说自己年纪大了,要退休……

  结果~~这个申请华丽丽的被批准了。平安找了原来强生的老总谢文坚当董事长。

  把老葛送退休之后,平安后来集中对付的是当时的家化股份总经理王茁。

  我是因为王茁那会儿在6月份的股东大会上念诗才注意到他的。

  他当时已经被董事会免了,但因为自己投了反对票,还得开一次股东大会。

  这位王生当天表现得特文青,背着双肩包,到了会场就开始念诗。

  咱们学习下:“昔闻六国重连横,谁见春秋致太平? 壮士不还同逝水,佳人一笑已倾城。黄金台上三千客,赤壁风前百万兵。终古山河仍带砺,唯应谈笑取公卿。”

  这首《七律 赠国士》原本指的是作者悲鸣于当年国共内战的,用在当时的家化虽然小题大做了一点儿,倒也算是贴题。

  话说这首诗代价可是很高的,具体到当时来看就是600多万的样子。

  王茁这个哥们是个义气中人,那会儿他放弃了平安系给出的自动辞职就能兑现期权的条件,在董事会议上投了唯一的一张反对票,致使上海家化必须召开股东大会来审议解聘王茁为董事的议案。

  但是他这么一不配合,平安马上就给颜色看了,他原本马上就要解禁的31.5万股激励股权被上海家化回购并注销,回购总价款为344.61万元,每股10.94元。而那会儿家化股价虽然跌了一半多,但还有32块钱左右,到期减持至少能换到1000多万。

  所以读者们试着体会一下,你要是花了差不多700万买了个在股东大会念诗的机会,能不念得声泪俱下,满怀感情嘛(给心疼的)。

  当时就有小股东感动了,拍马上去质问平安系的谢文坚:你们来是拆台的么,公司没搞好还老搞内斗……

  当然这名小股东之所以如此激动,大部分还是因为另外一层原因:从内斗开始,上海家化股价从2013年5月3日的75.38元/股跌一直跌到31块钱,活生生掉了60%,如何不让小股民们痛彻心扉!

  到这里家化的故事算是讲完了。

  所以,我们现在理解了王石和郁亮为啥在姚老板表态要不干预的情况下还要那么激烈的进行反抗了。前车可鉴啊!

  有读者问家化的故事有没有后续?当然有,后续呢就是谢文坚带着新家化重新奋斗的故事了。

  老谢同样作为一名职业经理人,还是世界500强出来的,总归还得为业绩做贡献,然后家化的股票也慢慢恢复,不过高点买的同学估计得站岗很久了。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

  1,凡是表态不插手运营的资本方大部分都是在扯淡。

  华润之所以如此洒脱,是因为人家背后是国资委,归根到底也不是具体哪个个人的,不管有不管的省心处,况且华润有个地产亲儿子华润置地,发展主业才是根本。而宝能啦,平安啦不同,都是要盯着公司运作的,也有自己想法的,真希望他们一点不插手,挺难。这可能也是王石不欢迎的原因之一。

  2,管理层,特别是基本没多少持股的管理层,能跟资本方斗的筹码不多,赢面不大。

  王茁花了600万念了首诗,讲了五分钟话,如今回顾也就是个花絮。

  所谓公司被资本方搞垮这种担心,只要这个收购人不是白痴,一般不用太担心。比如巴菲特老爷爷收购公司以后一般都还得操心给人家找个靠谱的经理人。现在这社会,优秀的地产操盘人应该都会对执掌万科有点儿内心的小向往。除了情怀主义这种可能会有点儿改变之外,小股民其实不用太担心公司发展,当然也不排除姚老板确实在选人方面的眼光是一堆狗屎,把自己哪个小叔子二舅子之类放上老总宝座。

  3,这场斗争其实不是万科全体的斗争,而是个别核心高管的斗争。

  换句话来说,可能只是王石,郁亮,王文金……等少数几个栓在一根线上的高管的事儿。董事会其他人,不排除有几个见风转舵的,毕竟老婆孩子还得养,不就是一份工作么。

  我后来去看看家化的管理层,有的老人就得到了超级高的待遇,比如原来那副财务总监黄健,就当上了谢文坚下面的第二把手。

  在讨论万科这个事儿的时候,隔壁老王对郁亮和吴晓波在讲电话时的表态特别疑惑,说和宝能“不共戴天”这种话一出口,基本上就是不给自己留任何余地了。不过按照家化的例子,郁亮这级别被招安的概率还真是不大,不如“不共戴天”搏一搏。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中小企业在线(www.sme-china.com)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地址:香港九龙尖沙咀东部麼地道63号好时中心611室 电话:(+852)2635 2700 传真:(+852)2311 3351 邮箱:hksme@sme-china.com
  • Powered by laoy! V4.0.6